当前位置:主页 > 成功案例 >

我妈有多酷?过年陪我去冻卵!

“您好,期待一起合作。”宋妍礼貌的给对方发了一条消息。这是宋妍的母亲5月份推给她的“合作伙伴”。
 
对方一头雾水,说自己是来相亲的。宋妍很无奈,已经是第三次母亲以合作伙伴的名义给她塞对象。
 
美国常春藤大学博士毕业的宋妍,回国后在一家投行工作。随着年龄越来越大,母亲催婚的频率也越来越高。母亲不明白,家里条件算得上殷实,为什么宋妍在工作上还是如此拼命,以至于婚都不想结了。
 
宋妍并不是不婚主义者,让她反感的是每一次相亲的过程,她感到自己就像日料店里传送带上的回转寿司,接受着食客的挑选。可是母亲并不太理解这种感受。
 
宋妍明白,母亲之所以不断催婚,是因为担心她的生育能力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。在一次争吵中,宋妍忍不住说:“不就想要个孩子吗?我去美国冻卵,再买个外国人的精子,做试管婴儿好了!”母亲听到宋妍说要去美国冻卵,一时不知如何作答。(点击查看冻卵的最佳年龄,你错过了吗?)
 
其实早在美国留学期间,宋妍就想通过冻卵来保存自己高质量的卵子。她不清楚母亲对冻卵、买精生子持什么态度,所以一直不敢透露这种想法。
 
现在既然已经把冻卵的想法说了出来,宋妍也不再遮遮掩掩,大大方方和母亲谈论起去美国冻卵的计划。“美国有较为先进的卵子冷冻技术,相关法律政策更加自由开放,可以实现未婚单身冻卵、试管婴儿性别选择、代孕等,如果实在没等到心目中的白马王子,还能买个外国人的精子,生一个混血宝宝”,这些信息宋妍常常会和母亲说起。
 
冬至那天,母亲突然对宋妍说:“今年咱们去美国塞班过年吧,正好你也可以去LEGACY IVF塞班生殖医学中心咨询一下冻卵的事情。”
 
听到母亲这样说,宋妍知道自己长达半年的游说起了作用,母亲终于渐渐放下了心中的忧虑,接受了自己冻卵的想法。
 
今年过年宋妍不仅不用面对无休止的相亲和争吵,还能和家人一起去美国塞班来一场海岛度假之旅。
 
是冻卵让宋妍放下了心理负担,她说:“现在我才真正缓解了焦虑,终于做得起想做的事业,等得起想爱的人!”
 
(文中人物为化名,故事来源于真实经历)
 

咨询热线

0755-2510 0160

微信咨询